Saturday, 9 April 2011

Master Offer

早前一直為下一年的留學路張羅,物色大學與課程。

昨天,終於收到了第一個Master 的Conditional Offer。
感覺頓時踏實了不少。

那是The University of Reading 的Environmental Management課程。
雖然是紅磚大學,但由於它的排名不高,入學條件又只是2.2畢業便可,所以成為了我的水泡。如今取得水泡,可以放心等待其餘三個Application 的Offer。

另一個報了名的是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的Environmental 課程。
由於這大學的歷史比較短,它的名氣與排名不是很高。但它的Environmental Programme 在英國可謂甚有地位。

還有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Programme的Environmental Monitoring and Assessment。此大學排名還可以,排在約十幾名,而且它的Environmental 課程也著名。詢問過師姐有關此課程的內容,知道它的EMS ISO Modules 十分實用,學到很多,而且Project都是跟不同大機構合作,對豐富CV很有用。加上師姐正於當地攻博士,讀起來會有照應。於是這個選擇,就整個Package來說,算很吸引。

最後,University of Edinburgh是我所報的大學之中最吸引的。光是幻想一下在英國古老大學,而且是在蘇格蘭的古都愛丁堡讀書,每天呼吸著當地文化,已經興奮得想大叫。它的名氣與排名更不用說,是上述五間大學之冠,但它最著名的學科當然不會是Environmental。再說,遷蘇格蘭,意味住我將會需要獨自重新適應英國北部的天氣和強烈的蘇格蘭口音。

P.
9/4/2011

地球很危險


看,這個地球再沒有 「backyard」。整個地球就是我們人類的backyard。
如果說核能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其偉大之處必然是指其可怕的創造與毀滅能力。它絕對有能力比任何宗教更叫人實際地賴以維生,令人又敬又畏。而且更能把人類的命運緊扣在一起,從此再分割不開來。

如今,我們真的可以說句「Together We Are One」。因為根本沒有人能獨善其身。 我們的生活, 文明, 甚至全球物種的存亡, 已要看它生不生性。

核能向我們宣告,它已進佔世界各地,把全人類繫於一線,回不了頭。反核也只能能亡羊補牢。 只是目前全球已有442個核電廠在運作,為多個國家提供大量電力。核電產生的不同種類及害性的放射性廢料(Radioactive Wastes)日益增加。當這些廢料的半衰期是可以由碘-131的約8天至鈾-235長達7億年的時侯,我們還憑可以說絕對安全」? 我們現代人類有如此長的將來去補這個牢嗎?

這一次,它就訓示我們世事無常。最近英國風險管理顧問公司Maplecroft 的研究就發現,超過十分之一位於日本、美國、台灣、亞美尼亞和斯洛文尼亞的「高風險」或「極高風險」地震區。(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10404/3/nma1.html).  說不定下一刻出事的就是你左近的一家核電廠。逃不掉,只能防範它,只能認知它,只能灰事故前作出準備。


核能的出現與發展告訴我們,人類正隨無涯知識,發展出無限可能性 (包括自毀)。但生命智慧的啟發卻被眾多因素埋沒掉。我們在刻下能夠做的,就只有老生常談的珍惜生命,對未來堅持,為人類將來的福祉亡羊補牢做了,未必一定可改變世界。只是不做,地球有什麼,或者天天問2012是否世界未日,我們也是回不了火星的。

P.
9/4/2012@地球

Monday, 4 April 2011

星空底下, 草地上面

連續幾個晚上,天空黑得透徹,幾近看得見銀河。
就與室友買一支紅酒,踱步上山,選一個高處躺下。
被字宙的浩瀚籠罩著,在草原上談天說地。
說過去…論將來…講理想…談情感…

在如此的星空之下,人總會同時感覺到自己正切切實實地活著,又緲少得像沒有存在。
然而在傾談之間,你會從新發現你自己,你曾經活著,你一步一步的,走過多少路途。


P.
4/4/2011@Central P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