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8 February 2012

‘我接受唔到囉!’



吓!呀某某同事是同性戀?
吓!呀某某親戚個女落過仔架?
吓!佢愛上了比自己年長20年的南亞裔女人?
吓!他們從前一夜情了?
吓!阿邊個常找性功作者?
!佢老公結過三次婚

‘我接受唔到囉!’

首先,大多數人,聽到這裡,第一個印象是:說話者很有膚淺八婆的韻味!
第二,大概沒有人說過或者徵求過你的‘接受’吧。
第三,你說話的動機可能是想宣告著你的道德底線有多高, 但人們不會單單因為你這句話,認定你有多清高。
第四,一聽到這句話,話題再說下去也無意義,因你的把大閘關上了。
第五,誠言,你的 ‘接受唔到囉!’並沒有改變世界。它未有變得合你心意般美麗,而它仍然不斷轉,新事物繼續天天接踵而來。

結果是,別人不願再‘刺激’你了,反正你都不接受。然後一天照照鏡,你或者看見一隻駱駝,把頭塞進泥土裡固步自封,無知地以為世界很簡單,世界的大美大醜,你錯過了。
 而在好些角落,總有些人就是接受唔到現實,不知不覺,接受了自己無知。

這年代世界一步步開放過來。
或者我們沒有用八婆的語氣說出同樣的話,但引伸反省一下壓根兒總會歧視某些人某些事
歧視是一道大閘,或者是道城牆著事實的真相我們要看清事件表面背後的真相,擦亮雙眼,擦走眼前的污垢,縱然真相可能比事件更醜陋,但能夠把我們的眼光對焦到更核心的位置

P.
18/02/2012

Saturday, 4 February 2012

尋訪劍橋大學_2012.01.03

這算是我屆Scholars 的短聚,以我們的聚腳點在劍橋。
早前看卓小姐兩本寫英國留學的散文集裡, 她跟友人同遊劍橋大學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的一篇, 對其氣派已有所聞,如今來一個聞名不如見面。

晨早乘巴士來到劍橋,天未亮, 卻一直下著微微細雨。
到火車站會合友人後, 突然下了一場英國鮮有的狂風暴雨, 像這個城市要用他的雨水把我們洗滌。
我們全軍盡濕, 甚是狼狽.。但由於我們遠道而來, 也就只能堅持冒著吹雨而行, 直至冷得身體再難承受...那刻我覺得自己像在朝聖。

雨中, 經過了康橋... 又到了King's College 的Chapel,Trinity College, 找牛頓蘋果樹後裔。

直至大家冷得感覺到非找一柸熱朱古力暖身不可,於是去了一家叫Aunties Tea Shop茶座坐坐。
及後, 天空頓變萬里無雲,金黃的陽光照射下, 眼前的建築變成了一座座宮殿堂。
我們眼前一亮

尋夢? 撐一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我們請了一位撐篙的嚮導沿康河遊覽。這跟在城市裡的遊覽感覺截然不同,像在她的血管中欣賞她內在的蘊涵,一座座看似獨立散落在城市中的建築被康河一墨相連。

可惜今次遊劍橋惜逄假期,整座城空蕩蕩的,欠缺了聖賢學者們穿梭往來的人氣。加上天氣嚴寒,早上又下了洗禮般的大雨,官感難免麻木了。否則此行可以更悠遊更嚮往。


徐志摩先生在他的《吸煙與文化》裡寫到:「我的眼是康橋教我睜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橋給我撥動的,我的自我的意識是康橋給我胚胎的。」回程時一直想像當時的他在這裡一個滿有詩意的學府是受著怎麼樣的啟發?

P.
03/01/2012

Friday, 3 February 2012

過渡時期盼

讀書生涯中,每個學期間,總有一段漫長的備試及sem break 過渡期。

中學年代,考完試?沒理由不瘋狂玩樂。
儘管一個學期給浪費掉,舊書本畫滿公仔,面對新簇的課本,總會對下個學期滿有期待,希望跟好玩的同學坐,有有趣的活動參加。
回頭數算一下,那些年的時間都放到行街唱K畫公仔上。

眨眼多年,來到碩士生涯的study leave 和 sem break,我覺得自己是一條繃緊的橡皮圈,面對那無止境的學問,與瘋狂Output式的學習模式,一放鬆過來,才發現自己之前差點就被扯斷。
難得幾天sem break, 要做的太多了。
包括例牌的清理書桌和電腦桌面,把泛濫的資訊分類儲存或消滅,將上學期的檔back up。
也一定練練生疏的結他,也一口氣看了香港最近的一大堆令人沮喪的新聞,和一些別人的評論。然後要為下學期選科,以及為研究題目閱讀一下資料。要在下學期來臨前準備好PSW, CV等費時的東西。看似忙碌的幾天,其實不知多享受,短短三個月的intensive study,不知把頭埋到那裡去了,好像去了火星,整個世紀沒有以"人"的身份生活一樣。
再整理下思緒,好好準備開學。期盼一切順利,期盼機遇。


回到地球,終於有時間去想一下學科/前途以外的。
於是想到生活。
在外面看香港,從新聞和社評這扇窗看,越看越令人沮喪。
我還是記掛住香港的舊建築,音樂,文化,生活。
雖然只短短兩年,但又害怕回去之後一切美好的回憶與幻想破滅。
顯然,香港的過渡期沒有令人單純地期盼的條件。

這邊廂,歐債危機,加上英國失業率高企,這個平凡的國際學生,如何尋找及把握機會,留下來發展呢?回港,不甘浪費機會,留英,可能只是浪費光陰。一想到這,就緊張。緊張到,其他的都只可暫放一旁,頭也不回,繼續走下去,過度的期盼不實際。

殘酷的成長,苦苦爭扎的城市,叫人無法制止對童年殖民時期的懷念。
只是路還是在前面。最後一個上火星的學期開始,是最後一段全神貫注好好裝備的日子。

出 Field -New Forest新森林國家公園


這是個學習有關環境研究技術和方法的學科。我們小組所做的是題目是研究不同微生境的溫度差異。


於是我們小組駕駛大學借給我們的新車,攜帶著電腦和儀器,一連數天,凌晨時份,上山到大學鄰近的新森林國家公園,進行測量。

正直冬天,我們凌晨四時,天還未亮,在大學集合上山。

睡眼惺松的我,坐在車前座位置,享受著在漆黑的無人公路上奔馳的快感,以及那種從凌晨天未亮就出發,有著甚麼特
殊使命的嚮往。 

突然,會有頭野鹿,在馬路中間穿越過,為我們增加一份尋幽探秘的驚險。



在下一個清晨,再次上山收回部分測量𠾖,一整遍林,因為結霜,變成了粉紫色。而那掛了一整天的儀器,跟它處身的叢林一樣,結上一層綿綿的霜雪,最後融化在我的手上,為我的手指頭,帶來一絲清晨的麻。



在公路中,還未看得見太陽,但天已漸亮之際,我們眼前盡是我們稱之為的「天堂霧」。讓我突然覺得自己像卡通中的一群主角,正負著甚麼使命,在通往某仙界的路上。




其中一個檢測點,位置一個湖的旁邊。我們駛抵湖邊,有數隻小馬在湖邊站著,它們的身體,和那個湖一樣,披著一層輕軟的霧氣,眼前的風景,不真實,感覺像仙境一樣。連本地同學都說不知道原來這裡可以有如此美景




要不是這一次小組功課,我還一直認為這種迷迷糊糊有層霧般的仙境,只會在卡通之中看得到。
但原來,只要你拾持著一點童心,你偶然也會是卡通中的主角。


P.
02-03-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