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October 2011

頻僕,是一種歷練

在異國,生活特別無常,一切都非必然。有不能預測的暗湧,或無法想像的風浪。

暑假這數個月來, 不少友人在我們家搬入、暫住、搬出。在生命中來來往往穿插著。Air bed 滿地,偶爾把酒、看戲、大戰四方城…我又把房間租了給另一位埃及朋友,自己搬進室友房間暫住…暫別了私人空間,暫別了安靜。
還沒有明確的去向,幾乎沒有一刻掌握得到下一刻的棋步,步伐被一個又一個的意外全盤打亂…想過defer study、postpone scholarship、回港一年、或者在英國Gap year一年… 到後來搞Visa,搵屋,當中一大堆故事。

到開學將至的一段,日子都在惶恐中渡過。
租房的事不斷出事故。被我走訪過的屋差不多有二十家。在我say yes 的屋之中…有被種族歧視的、被安排住最貴那間房的、有等極也未能確實的、有前被人折足先登的、有交了deposit cheque後被拖延甚至突然撕票的、最後還有被要求one off payment交deposit連agency fee 連6個月月租的、和在簽Contact前一天出意外的…想得出不得出的都有。
------

然而最驚嚇的意外發生在本人生日那一天晚上11點左右。
我收到友人傳來的生日禮物: 「Visa application rejection and legal removal letter」,「with no right of appraisal, please contact your local enforcement office to discuss your removal as soon as possible...」。而且還要在十四天內離境。詳細閱讀那封信,發現UKBA明顯地誤會了Trustee 的scholarship letter。

於是,在往後的六小時內,我做盡了所有的事…
包括了 Email Trustee、Email大學的 Course director、 收拾回港的行裝及文件、申請香港的New visa application Online booking、check 機票、 致電回家、買回Plymouth的火車票、打給準室友告知明天我不能簽約…
身體在動,而腦海一片空白。要Defer study 還是回港两至三星期後盡快回校? 清晨五時許坐火車回Plymouth, 一到九時許立即致電Trustee 及UKBA. 在火車上完成了一連串Email及通電後...UKBA 說明白他們誤會了Trustee...我的個案會被review…現時暫時不要安排機票回港,只需等待UKBA的review result。

因為這一個意外..我在move in 的一天回了Plymouth辨手續...結果失去了選房間的機會...在交下了與其他3個housemate 相等價錢的房租下...被迫住了唯一一間面積最小的單人房...而且到現時還沒有傾好租金分配的問題...6個月房租已交...無法指望可以收回我多交了的部分.


----
這到底是什麼的晦運?
審視這段日子,在Visa 事件上, 是Trustee 及UKBA 的責任,除了對意外的心理準備外,沒有什麼是我可以做的。反正UKBA一向有「慢」和「錯」的reputation。
至於在出問題的多間房子之中, 有四間曾經回頭找我....有減價的, 有加價的,更有令人大惑不解的…

最令人氣結的是那家住了存種族歧視外住客的屋子...那個Live in landlord Macro本來見面時跟我談得投契, 但為了please那個住客, 致電對我說「有人不願與外國人同住, 明天有一個人看房子, 如果我覺得他不合適, 就租給你。....可悲的他一天之後竟然真的打回來說今天看房子的人 「absolutely unsuitable」,叫我忘記過去。而我只能以了最禮貌的態度拒絕了他。
這事件令我想起這一句: 「The key to failure is trying to please everybody」。

另一個本身是租客的Tom,他要把房轉租給我,告訴我轉租房子的許多資訊...高效率地聯絡Landlord...打了一份書面協議...收了我的期票,日期是簽約的當日。也約我出來帶我行short cut。然後竟然突然撕票了? 他的原因是其父說期票不可靠,所以其父叫他繼續住...不搬了。我只能為浪費了地球一張紙感而到可惜,然後繼續搵屋。吊詭的是,两個星期過後這屋外遊回來的Landlord 竟然打來約我簽約

結果...開學的第一個星期...我仍只能夠繼續寄居於友人家. 我只想早一點settle down 好好準備開學...為何開學後還在搞Visa搞到差點回港去了?房又未租到呢?

結論是,都說是「意外」,你只能見招拆招。只是有時你可以做的也實在太少,然而,你可以靠朋友。

所謂出外靠朋友,如今親身體驗。朋友不必多, 但有兩三個好的,足以求你一命。
這裡指的不只是心靈上的依靠,更是生活上切切實實要面對的,那些一個人解決不到的困境。這段日子我已經被救了幾次。
-------

開學已有四星期,學校這邊一切已經on fire。Visa 那邊,UKBA 說两至三天後會聯絡我。結果我在两星期後再致電, 她叫我再多等一星期。如此貫徹著他們的reputation,佩服佩服。沒有時間苦惱,我只能硬著一步步走。

這段日子過得如本文一樣混亂。
很頻僕,但都是一種體驗,都是一種歷練。

P.
27/10/2011

Wednesday, 26 October 2011

五湖四海,同一屋簷

由於上年有大班港人同學同行,與其他國籍溝通及相處的機會難免會較少。今年難得可以一個人,到另一間大學繼續進修,因此,我堅持不和港人合租,想與不同國籍的人共住,好讓自己可浸淫在於不同文化之中。

一千種機緣巧合之下,我最終和一個修法律碩士的尼日利亞男子,一名修中文學士的法國仔,和跟我是同學的印度女生,一同分租一座四房的屋子。

跟人合租,可以是件很糟的事,幸好,他們除了不常打掃,有點市繪,有點嘈,三位品格都算正常。

只是由於大家功課都忙得很兇,相處時間真的不多。 雖然如此,偶爾能一起坐在廰中閒聊,企在廚房食飯,去吧。也認識了不少他們的國度和文化,算是不枉我搞到有一排無家可歸也不妥協和港人住的堅持。

P. @ Burgess Road, Southampton
26.10.2011

Sunday, 23 October 2011

我的碩士課

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開學已有三星期,過去多月來雜亂頻僕、 無常的生活狀態終究穩定下來。是時間的倉猝迫使要我穩定下來的,它貫徹如一,從來並沒有等過我或者其他人。

碩士的學習生活一如傳說之中忙碌本學期必修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System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除此另選了Contaminated Land and its Remediation Environmental Law and Policy選修科。每課都有大量資料也正因為此,你必需不斷閱讀參考資料,真正的學海無涯。雖然課程程度深,講課速度快,功課量多,又有大量小組作業,但我喜歡這樣的學習型態。

相對上年,今年才真真正正活在英語世界裡雖然已經離開了所謂母語教學多年,但今天仍然掙扎於其討厭的陰霾下。這些年一直與英文打交道總進步過,在不同的口音與說話速度在用詞習慣下上課需要投入百二分的專注,所以時而因望窗或發夢而有所甩漏


這裡有五湖四海來自世界超過十個不同角落的同學和室友,又有用熱忱教學的教授那氛圍與Plymouth 截然不同光這裡已經有這種氣場,如果當天選了那老牌或紅磚學府,我肯定被求學的氛圍淹沒。

也讀到任志強的<<我愛丁堡>>,心中一陣慄動。愛丁堡,雖然你又美,ranking 又高,而我竟然放棄了你,但我一定會來找你的,等我!


P.
10/23/2011@UoS

Thursday, 20 October 2011

昨日之日留不住

06年開的Blog因為系統更新沒有了一些當年的文字思緒遺失了
時間的巨浪果然把你一路走來的足跡沖走

即使是紙張或者照片,也會發黃...
像每一個人離開世界,然後被世界慢慢遺忘。

P.
10/20/2011

Monday, 3 October 2011

書:海邊的卡夫卡

要發生的都會發生,無論過程如何, 殺死父親的人是卡夫卡與否,父親被殺了,這是事實,而真相無從得知。

無論兩個女主角是否其親生母和姊,奸母奸姊的預言,也在某個形式下應驗了。真相並不是最重要。
  
最重要的,是卡夫卡的出走,遇見的每一個人,帶給他對性別,對過去,對死亡,以至對命運的迷思,與及他的成長。

至於中田,社會給他的定義是「頭腦不好」,雖然他自己也如此以為,但他活得順心自在。可是只有他能和貓說話,從這個角度看,他要比任何人都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