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6 September 2010

慢活

家中窗景
在倒數開學的日子, 一切差不多安頓妥當,多得一班師姐及較早抵步的同學, 使我一切都手續辦得順利。

昨晚迫使自己晚一點去睡, 終於今早7時許起床,Jet lag 算是解決。
然後上上網,查看學校的電郵,網上資訊等。電郵申請了Research Topic, Skype了家人,幹了些家務、 煮飯食飯、洗碗洗澡…什麼?才過了半天?

在普利茅斯這個退休勝地,沒有了香港的商場食市,交通燈火與人煙,日子竟可以如此悠閒。 時間過得很慢,於是我有理由相信這裡的時間運行真的比香港每天多出八小時。然後二十出頭的我就可以退休般的慢活。

沒什麼大事要做,也沒什麼人要見,只有藍藍的天空, 溫柔的陽光, 比微涼要再一點的秋,和哥哥口中那真係外國咁既樣咼」 的窗景。



P.
26/9/2010

Friday, 24 September 2010

初生之犢

初生之犢,每天張開眼睛都是新鮮事。

The Hoe

繼續RPG,經過個多星期,開始懂得走這裡的路。到銀行開戶,去了一家二手傢俱雜貨鋪買了一張二手椅。由於選的是有輪的office chair,於是可以把人生的第一把office 椅沿路推回家。

 又去了Poundland、 Tesco 、Iceland、 Sainsbury 等等英國的連鎖超市。 這裡部份的超市,想用手推車的話要用一磅解鎖取車,歸還時一磅會彈出來,目的是防止人們把手推車推走。鄉下出城的我就把玩了它一會。


在英國,想買針刀甚至較剪等所謂危險品,均要用出示護照,否則他們會拒絕售賣。英國治安真的如此差嗎?那真有待發掘。



天色已漸沈,落日如暮燈~~
這是第一次到The Hoe,為了參與晚上在這裡有Induction Week 最後一天的活動。看了印度舞,Hip hop 舞等「Multicultural」表演。表演結束,也意味住學期開始。



P.

24/09/2010

一切都是新鮮事

昨晚大伙兒愉快地晚餐,一同來自香港的舊同學們一起說著這裡的一切新鮮事。她們住的宿舍格局如何…晚上他們樓下的醉酒學生又是如何地嘈吵, 還有人乾衣時不幸被人把錢誤投進她正使用的乾衣機裡,當她回到乾衣房才發現自己的衣服烘足了一個小時,她說穿起衣服來也覺得自己「火羅」

由於Jet lag 未完的關係,凌晨4時許還未破曉的時份,已經眼光光。
9點回校出席Induction Section for Direct Entry Student。 約三十同學中, 只有兩個白人, 其中一個是坐在我旁的,來自德國,另一個則不詳。 其餘的呢?竟然全都是香港人。雖然大學本科與IVE有聯繫,但三十個也太多了吧…根本就是把整個香港的班房搬了過來。

 下午,在學校辨理一堆手續。女職員看見我的Passport,跟我笑笑說她說曾居香港,當時住在油麻地。


準備入學開學有如在玩RPG,在地圖上四處跑,做任務…跟人物對話… Screen Passport…Medical Centre 登記,再Main Hall,然後得信物:Student Card 一張。


其他信物還包括了新生旅遊優惠卷和The Hoe的Welcome Reception入場卷。


晚上10點已累得半死, 11點正式假死



P.

23/9/2010

Thursday, 23 September 2010

奔月到英倫

免屬農曆八月十四出生的我,如玉免般,在本年八月十四奔月去,一奔就奔到英倫…故事就是這樣開始……

Okay
將小事都賦予些特別意義,Make it special,純粹自娛姐


@ London Paddington

乘火車
酸痛的兩肩支撐著那20多磅的背包, 箭步趕到行李帶處, 快手取下行李, 趕往 Paddington 師姐M 匯合,再乘火車到Plymouth去。

飛機班誤點的關係,只好放棄較便宜的Underground, 乘較快的Heathrow Express。 它也有快慢車之分,快車一個站就是Paddington,需時15分鐘。買票時記得不忘按取收據存根,回到大學可憑收據發車費。
我們家是「藍色大門」旁的「黃色大門」。
想不到,門內原來真的有「未坐的火箭」與「藏著的花園」。(2013年按)

未來一年的家
我,M和另一位準女同學,一行三人,到達Plymouth 火車站。此時同學師姐們已在站口等候。 大學負責接待John 也已在等侯同行的女同學。於是我又跟著接應我的一伙人回家去。

所謂的家,乃兩位師姐替我一早打點好的 一個 Two-bedroom flat。

下午跟他們去四處走走, 在一家叫The Brass Monkey 的Pub吃了英倫的第一餐。由比我早一星期到埗的同學巴啦巴啦向我解說著餐牌上的文字。

可以什麼都不用安排,不用張羅。打開門 就住了下來,要多得W和C 妳們,感激。



P.
22/09/2010 @ Plymouth

Wednesday, 22 September 2010

向大不列癲進發

來送機的好友笑說要開香檳慶祝我的離開,於是,在沒有眼淚的輕鬆的氣氛,我揮別了親友, 匆匆地的給我灑的上機」。

飛機上
三年前寫了一封給自己的信,今天在機上,又寫了一封。
場景不同了, 時空不同了, 心態也不再相同。當年的是誓死發奮的火氣宣言,今天誓言達成,信變成了一份安然期盼。

我們一天一天的,隨時間慢慢改變,成長。但我們的底蘊,卻是無論去到多遠,遇到了什麼事都改不了。當人浮於事,它可能會被你遺忘,但放鬆腳步,你會發現它始終如一地又浮出來。尤如我最近有緣認識的一位老師兼同學-Cindy媽所說:要做隨心的人, 不要隨環境做人。這幾年行色匆匆,去英國卻可以漫步吧。所以,這也是一趟耹聽內心的旅程。

眼光光的待在幽暗的機艙裡,十數小時動彈不得,除了睡完又睡,伴隨我的還有這本作為小禮物的散文集。

在睡夢與清醒間,我也盤算幻想起未來700多天的旅程。心有一絲忐忑,而精神有點晃忽。



雙腳著地
在機上十多個小時後,終於呆呆的踏在英倫希斯魯機場的土地上,與共處了十數小時的 mate” 分道揚鑣,有人走到Gate B 繼續其飛行旅程,有人和我一樣著陸在倫敦。 眼見晨光滑過一只飛機,穿透入境大堂玻璃, 倒出我的步伐我的影子, 竟就是沒時間停步把畫面定格。因班延誤個半小時,我的首要任務是快步辦理入境然後直奔去找回行李,會合師姐再趕火車去。 入境通道有三種, 我排的乃最長的All other passport holder 通道。 隊列5,6 行人, 像我般首次入境的學生會被要求出示學校的Offer letter 等等文件,然後再被查問幾句。


P.
22/9/2010 @ Plymouth New Home

Monday, 20 September 2010

安安靜靜的最後一夜


未到出發的一天,收拾的事總不肯完。
這陣子見了許多朋友,吃farewell 飯,也有很多緣慳一面。
終於,在一片混沌下,來到這夜。
晚上的香港,鬧著要打八號波,而我安安靜靜和親人食過晚餐,渡過在香港的最後一夜。

「憑每下心跳繼續數… 繼續數…」

數過700天之後,我又會變成怎麼?


P.

20/9/2010@HK

Friday, 10 September 2010

Take the first step, and the journey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

路人與海@墾丁--2009
當年的一股作(傻)氣,造就了今年。
三年過去,時間也過得太快了吧。

如今,一切已成定局,於是,用了三天時間,沈澱。

離愁湧現,是因為短期內一去不返。回眸這一路走來,有很多理想與計劃破滅,同時也不少的意外收穫。世事,你總猜不透。

匆匆一生獨自上途,沿途走來,也算風光明媚。
有小橋涼亭,也有青草野花,全讓你一路走好。
前面亦會這樣嗎?

其實,所令人榮幸的,不只是得到了知識,機會,或者金錢。
更重要是,那些我遇上到的…

替我高興、為我憂心、代我安排一切的,每一株靚花勁草。


P.
9/1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