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September 2012

散散步@Nottingham

來Nottingham差不多1星期,落雨落足5日,今日竟然天晴,於是決定要出去走走。
出門沿路找cash machine...找了4部,全是壞的,一定又是我的問題了…!
於是決定走路出城…

沿路經過長長的小河
河畔橋底有爭位企的鴿或斑鳩偶爾打起來。


在City Centre又見到有個銅人想Fall in...(Scout leader 集合Scout的手勢之一)

行行行…
Nottingham 真的好大…由友人住所走出City Centre 花了一個小時多。

走了一天,竟然腳痛,真的太耐冇做運動…

P.
27/09/2012

Wednesday, 26 September 2012

To Accept or not to accept

那一晚,心緒不寧,不祥的預感無限蔓延,就在窒息之中渡過了。
翌日早上,9時許,電話終於響起。果然,是那位像媽媽的女士。


「恭喜你呀, 你獲得了大雞肋!



就這樣,你獲得了一個難得的留學機會。而條件是,你家老父要多用兩年的辛勞換取你的生活費。

像媽媽的女士在電話中不斷安慰著,說什麼你有另一個一萬元的獎呀,節儉些在英國可以用上兩三個月…你想想,要是我們把雞肋給其他人,他們有些真的沒法afford 兩年的生活費…

我不知道潛台詞是否說,你就是如我所料般成為這那新制度下的「犠牲者」,但你大可相信這直覺,反正這樣可痛得舒服點。

這個雞肋是個兩年的英國留學(學費)獎學金。在基金會於第二輪面試前的會議中突然宣佈新制度時,我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那就是,基金會會加入家庭資產審查作為其中一個條件,用以分別部分得奬者的獎學金額為「全額」或者「學費」。吊詭的是,這個新制度,就只實行了這一年,其後已經再沒有雞肋。如此一來,這雞肋不就是命運為你而安排的嗎?


你有試過拿一個獎會傷心得眼淚直流嗎?原來,有心理準備與真真正正直面現實的震撼,還有段距離。特別是,當你第一刻告訴老父,然後他一手抱住你說:「都知道結果可能如此,別哭,爸爸無論如何都支持你,去,把Master讀完。」。

這是你懂事以來,跟爸爸唯一的擁抱。


雖然有幾家本地大學取錄了,但經過一些一些猶豫,一些安排,最後,也來到這邊。

你也許永遠無法計算當初的決定令你失去了些什麼,但你知道你在這裡學習,經歷,遇到的,都是那麼驚心動魄,那麼美麗。

世上美好的,都給遇上。


P.
26/09/2012

Sunday, 23 September 2012

在霉氣中告一段落

留學兩年,今天終告一段落。

開學時冇屋住,畢業時亦冇屋住。宛如一個首尾呼應。
乃如人生,來時空無一物,去時也萬般帶不走。

話說去年的死亡9月,資金所限,加上外意頻頻頻頻生,多間房子與我無緣。更差點書都冇得讀。(詳看: 頻僕,是一種歷練
最後,開學後一星期才急急入住一間發霉的小房間。

忙瘋的一年過去。我帶住一身霉味完成Master。眨眼又來到死亡9月。

在英國讀Master,9月尾畢業,屋子租約偏偏多數6月頭完結。
於是,所有同學好像玩大風吹,"讀Master的走",一個二個四圍問人"有冇房?",想找一個/半個月短期租約,談何容易。
本來的打算又遇上意外,只怪自己計劃不周,沒有從過去學習-這叫死蠢。
於是最後在友人W家暫住至月中完成論文,便搬遷到另一友人C在Nottingham 的房子暫住。直至10月Southampton新居入伙才搬回。

友人C外遊,於是,現在一個人,獨佔她的房間。
本來還想運動一下,把霉氣揮走,誰知離開Southampton前一天炒單車,血花四濺。
想不到霉氣對我依依不捨。又一次死蠢。來到Nottingham,第一個遊玩地點,NHS Hospital。

好吧,如今不能走動,正好給我一個宅在屋裡的機會,享受一下友人美麗簡潔舒適的閣樓房間,探頭到天窗看看。整理一下電腦裡雜亂的檔案,也整理一下人腦裡的雜亂思緒。

終於可以休息。願下一頁開始不再死蠢。

P.
23/09/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