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November 2011

一年四季

在香港,對四季的印象不過就是書中看到的文字, 中文課的詩, 電影裡看見的畫面.. 生活上, 或許偶爾會察覺細微變化. 也或見街上掛起聖誕燈飾, 才醒悟般發現冬天的到來...因香港四季變化不特別明顯, 樹木大多是常綠植物, 這遍土地又總令人忙醉於事. 埋頭工作,幹活,玩樂, 那有閒情對天氣敏銳感觸?...人們所關注的大多是何時打風, 以及聖誕節人們身上穿的 一年比一年輕薄.

年間, 人在英國, 一個幾乎每天都可以聽到人談論天氣的國度.
我試過不下十次在下雨,天晴,再下雨再天晴的倫敦, 普利茅斯等看見彩虹/孖彩虹.
試過在雨天遠足期間被巴士司機送上一句" Enjoy the weather in England" 的"祝福"
在一些晴朗的日子去海邊躺草地..
在一些萬里無雲的日子到中央公園數星談天..
在一些寒夜騎單車從圖書館歸家.
試過在十二月的空交通高峄期因大雪而滯留希斯魯機場兩天.
試過在雪地上辛苦走路, 滑倒,  腳趾冷得差點掉了出來..要與友人偷偷到室內把腳踱在暖氣上.

跨越 滿地"思樂冰"的馬路...
遊走雪地下的Christmas Market.
春天家前小草坪長滿蒲公英, 漫天飛花..
萬物回春, 一年過去
由是感激..



一天天眼看太陽早一點再早一點落下, 至冬天, 下午四時許天色而沉. 至夏天,晚上十一時天才盡黑.
一天一天的見證家門前面的幾棵樹長出嫩葉, 或落下黃葉遍地, 剩下光光的枝幹..然後週而復始.



離開香港一年, 越感受到我們偉大的古代詩人, 對大自然,對天氣的感興..
特別是去年身在的西南偏鄉郊城鎮... 天天坐在沙發上看日落...
思考一下古人如何編織神話, 占星,計曆法.
從前未出走過來, 覺得大自然是生活的一部分,
現在, 有感人類生命是大自然的一小部分.
或許人們會說, 這本來就是事實.
只是, 事實與所受所感實兩回事..




P.
11/26/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