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September 2012

To Accept or not to accept

那一晚,心緒不寧,不祥的預感無限蔓延,就在窒息之中渡過了。
翌日早上,9時許,電話終於響起。果然,是那位像媽媽的女士。


「恭喜你呀, 你獲得了大雞肋!



就這樣,你獲得了一個難得的留學機會。而條件是,你家老父要多用兩年的辛勞換取你的生活費。

像媽媽的女士在電話中不斷安慰著,說什麼你有另一個一萬元的獎呀,節儉些在英國可以用上兩三個月…你想想,要是我們把雞肋給其他人,他們有些真的沒法afford 兩年的生活費…

我不知道潛台詞是否說,你就是如我所料般成為這那新制度下的「犠牲者」,但你大可相信這直覺,反正這樣可痛得舒服點。

這個雞肋是個兩年的英國留學(學費)獎學金。在基金會於第二輪面試前的會議中突然宣佈新制度時,我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那就是,基金會會加入家庭資產審查作為其中一個條件,用以分別部分得奬者的獎學金額為「全額」或者「學費」。吊詭的是,這個新制度,就只實行了這一年,其後已經再沒有雞肋。如此一來,這雞肋不就是命運為你而安排的嗎?


你有試過拿一個獎會傷心得眼淚直流嗎?原來,有心理準備與真真正正直面現實的震撼,還有段距離。特別是,當你第一刻告訴老父,然後他一手抱住你說:「都知道結果可能如此,別哭,爸爸無論如何都支持你,去,把Master讀完。」。

這是你懂事以來,跟爸爸唯一的擁抱。


雖然有幾家本地大學取錄了,但經過一些一些猶豫,一些安排,最後,也來到這邊。

你也許永遠無法計算當初的決定令你失去了些什麼,但你知道你在這裡學習,經歷,遇到的,都是那麼驚心動魄,那麼美麗。

世上美好的,都給遇上。


P.
26/09/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