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2 September 2010

向大不列癲進發

來送機的好友笑說要開香檳慶祝我的離開,於是,在沒有眼淚的輕鬆的氣氛,我揮別了親友, 匆匆地的給我灑的上機」。

飛機上
三年前寫了一封給自己的信,今天在機上,又寫了一封。
場景不同了, 時空不同了, 心態也不再相同。當年的是誓死發奮的火氣宣言,今天誓言達成,信變成了一份安然期盼。

我們一天一天的,隨時間慢慢改變,成長。但我們的底蘊,卻是無論去到多遠,遇到了什麼事都改不了。當人浮於事,它可能會被你遺忘,但放鬆腳步,你會發現它始終如一地又浮出來。尤如我最近有緣認識的一位老師兼同學-Cindy媽所說:要做隨心的人, 不要隨環境做人。這幾年行色匆匆,去英國卻可以漫步吧。所以,這也是一趟耹聽內心的旅程。

眼光光的待在幽暗的機艙裡,十數小時動彈不得,除了睡完又睡,伴隨我的還有這本作為小禮物的散文集。

在睡夢與清醒間,我也盤算幻想起未來700多天的旅程。心有一絲忐忑,而精神有點晃忽。



雙腳著地
在機上十多個小時後,終於呆呆的踏在英倫希斯魯機場的土地上,與共處了十數小時的 mate” 分道揚鑣,有人走到Gate B 繼續其飛行旅程,有人和我一樣著陸在倫敦。 眼見晨光滑過一只飛機,穿透入境大堂玻璃, 倒出我的步伐我的影子, 竟就是沒時間停步把畫面定格。因班延誤個半小時,我的首要任務是快步辦理入境然後直奔去找回行李,會合師姐再趕火車去。 入境通道有三種, 我排的乃最長的All other passport holder 通道。 隊列5,6 行人, 像我般首次入境的學生會被要求出示學校的Offer letter 等等文件,然後再被查問幾句。


P.
22/9/2010 @ Plymouth New Hom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