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October 2010

可能性


台灣
今天跟剛到台灣的友人傾談過他說讀的很辛苦。 電腦另一邊的我卻幻想著台灣讀書的況味。每天陪隨住生活的,台灣書卷味台北,給我的印象就是,Live Music夜市書店…cafe… 台式普通話和可台妹…不知曾己何時想過到台灣旅居, 或者是到06年第一次去台北旅行那年即使幻想永遠是淒美爛漫,而現實可能淒涼滲淡,到現在,我還是沒有忘記這個念頭。說不定將來有一天我會到台灣工作,看看現實到底是淒美或滲淡。誰知呢?




Sticky Sofa


「一坐上這梳化真的會被粘著」

很喜歡這裡的每天,一屋同途人在鋪上了橙色的梳化上, 各抱著一台電腦, 各擁一個小宇宙各有不同學術背景,不同思考模式,各走在人生相近又不盡相同的階段上 
這幾位同途人,雖有不同學術背景,但來自同一所大專, 在一個Foundation的支持下, 來到同一個大不列癲, 讀過同一所大學然後又四散到不同大學, 繼續上途。閒時回來一起渡假一起煮食完飯圍著又談上半晚
隔離於英國,活在一個固定活動空間,有人進進出出,感覺似是置身於一個戲劇空間。



一船人
BSc in Env Sci的我,
BSc in Biomedical Sci,
BSc in An Chem後攻MSc Forensics Science,
有走畢兩年Env Sci/ Mgt 留學路的 , 又再將踏上PhD新征途

三屆人同是於這小小的Uni of Plymouth 完成BSc,為了不做第一個畢唔到業的人,我這個小師妹怎敢懈怠
誰想過我們來到這裡之前,在總被某人看下去的樂園成長,又獲得了這樂園的支持竟走到這裡數著數著我們同一班人有師兄入讀Cambridge,有的人已在UK執教

看, 除了自己誰能抹殺你的可能性


P.
11/0/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