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7 May 2012

發展與保育

有一次,我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感覺,覺得我會在一個工作坊的抽獎中勝出。我並沒有特別想要那份獎項,因為該獎項是一個甩免費參加某計劃的機會,而我根本沒有時間參加。
不知為何,我心就一直在狂跳。然後負責抽獎那人果然讀出我的名字。

有人說:你大概是最後一個放抽獎劵吧。

又,某些時候,你總會突然無故想起某些人,他們可能是你昔日要好的玩伴、當年學校的風頭躉、又或者是已經多年不再聯絡上的舊情人。一兩天之內,那人居然找起你來。這可不只發生過兩三次。那麼這到底是許多的偶然,還是人與人之間千絲萬縷的什麼感應?

有人又說:諗多左啦你。係咪你上人地 Facebook 或者其他什麼網站人地見到你咋?


我們就是處身如此一個時代。

那怕只是一個的莫明的預感或一絲浪漫的暇想,逃不過被冷冷的一句話就此破滅。只是如果有一個人剎有介事的回應「這是人類的預感/人與人之間的第六感吧」的話,此人大概會被認定為古怪或者老套。
人類就一代一代以來逐步的自我隔離,拒絕感受害怕老套,致我們作為人類靈感的也慢慢消失。

我們打從世界工業化的年代就逐步與大自然隔絕,於是,對天氣、對大地,人類失去如其他動物般對地動山搖的感應。
也無所謂,我們是最高智慧的人類,我們有科學,有精密的探測。
可是,人們還是會在事情發生時,因未能即時發佈消息或種種原因,沒法把傷亡減至最低。市民不明家中竉物的古怪表示,也從來沒有注意百獸動態,結果最聰明的人類,成為感覺最遲鈍的生物。高度依靠科技的我們,失去自覺自救的能力,無法想像沒有科技的世界性。科技的發達已經發展到可以把人類一步步推向滅亡的境地。

然後,我們進一步隔絕我們的同類。室友或家人明明不過隔壁。竟然太習慣以Text/Facebook對話。冰冷的螢光幕之前,我們開始看見我們的新一代失去與同類溝通的敏感。

或許將來一天,紙張,書本將不如電腦普及。那些從來只會打字的人將完全不能理解當年人類怎麼可以靠執筆寫字。寫硬筆字也就變成了藝術,毛筆字更是文物,有如古文明牆上的公仔圖案。一生只用過Google Earth和GPS的小孩將會無法想像地圖可以是平面和用紙造的。繁體字成為沒人懂的古文,愛字也從此沒有了那棵心。推想一下其實一點都不出奇,正如現在的我們,對從前的人類社會生活方式難以想像。我們現在難想像古代沒有電話,飛機,互聯網的的生活。將來,人們會可能會為用手寫字,用口說話的年代而驚嘆。

無疑,時代的進步令人類把更多的不可能變成可能,但同時,我們的最基本的過去,身份,靈感,情感,本性,好像都不得不被遺忘,天氣越來越熱,人心越來越冷。

這十數年,我們開始談保育,而且範疇越來越多。環境保育、歷史保育、生態保育、文化保育、歐瑞強的電台節目還有歌曲保育。繁體中文需要保育、廣州話需要保育、連我們自身身份也需要保育。整個城市以至世界上許多珍貴的都好像已經去到一個頻臨崩塌的地步。

進化乃必然,但我們好像已經來到一個回不了頭的境地。再走下去,我們的歷史、環境、語言與文字及人類的靈性與情感會發展成怎樣?發展以外,我們的城市,我們的世界真的需要更多的歐瑞強。

P.
05/07/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