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 February 2012

過渡時期盼

讀書生涯中,每個學期間,總有一段漫長的備試及sem break 過渡期。

中學年代,考完試?沒理由不瘋狂玩樂。
儘管一個學期給浪費掉,舊書本畫滿公仔,面對新簇的課本,總會對下個學期滿有期待,希望跟好玩的同學坐,有有趣的活動參加。
回頭數算一下,那些年的時間都放到行街唱K畫公仔上。

眨眼多年,來到碩士生涯的study leave 和 sem break,我覺得自己是一條繃緊的橡皮圈,面對那無止境的學問,與瘋狂Output式的學習模式,一放鬆過來,才發現自己之前差點就被扯斷。
難得幾天sem break, 要做的太多了。
包括例牌的清理書桌和電腦桌面,把泛濫的資訊分類儲存或消滅,將上學期的檔back up。
也一定練練生疏的結他,也一口氣看了香港最近的一大堆令人沮喪的新聞,和一些別人的評論。然後要為下學期選科,以及為研究題目閱讀一下資料。要在下學期來臨前準備好PSW, CV等費時的東西。看似忙碌的幾天,其實不知多享受,短短三個月的intensive study,不知把頭埋到那裡去了,好像去了火星,整個世紀沒有以"人"的身份生活一樣。
再整理下思緒,好好準備開學。期盼一切順利,期盼機遇。


回到地球,終於有時間去想一下學科/前途以外的。
於是想到生活。
在外面看香港,從新聞和社評這扇窗看,越看越令人沮喪。
我還是記掛住香港的舊建築,音樂,文化,生活。
雖然只短短兩年,但又害怕回去之後一切美好的回憶與幻想破滅。
顯然,香港的過渡期沒有令人單純地期盼的條件。

這邊廂,歐債危機,加上英國失業率高企,這個平凡的國際學生,如何尋找及把握機會,留下來發展呢?回港,不甘浪費機會,留英,可能只是浪費光陰。一想到這,就緊張。緊張到,其他的都只可暫放一旁,頭也不回,繼續走下去,過度的期盼不實際。

殘酷的成長,苦苦爭扎的城市,叫人無法制止對童年殖民時期的懷念。
只是路還是在前面。最後一個上火星的學期開始,是最後一段全神貫注好好裝備的日子。

1 comment:

Pui Hing said...

「現代社會匆忙勢利,埋葬了人的靈性。復活之方,在於『減速』,在於『淡』:讓心境悠然,微妙地處於心如死水與火熱追逐之間,處於『氵』與『炎』之間。」---李天命《從思考到思考之上》

最簡單的解惱方法就是去看星。對我來說,宇宙間沒有任何東西及得上浩瀚的星空那麼美、那麼神秘、那麼具震撼性。---李天命《從思考到思考之上》

剛讀書讀到這兩句,順道送你。:P
祝好運